<noframes id="115rt">

<noframes id="115rt">
<address id="115rt"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115rt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115rt">

        接過父輩使命守護長白林海

        2022-10-21 15:21:13神評論

        新聞導語

        ? 郭妃委屈哭道,“奴奴無福,不能親見娘娘進宮的盛況,自娘娘進宮,更是連一次請安都不曾?!救淖珠喿x.】今日送走陛下后,奴奴是一刻都不曾耽誤,連忙前往坤寧宮,但是那時候娘娘已經去給太后請安,奴奴在坤寧宮外等候,心里滿是不安,娘娘回來后果然不曾召見奴奴,奴奴心下惶恐,才在坤寧宮外跪下,只是奴奴也沒想到身子如此不濟,最后暈倒了?!? “奴奴明日一定早點去,不讓娘娘誤解奴奴?!惫臏I是說收就收,此時笑中帶淚猶如雨后芙蓉。 “兒臣知錯了?!蓖跞菖c溫順的說。

        朱翊鈞更是訕訕,他想上前來握王容與的手,王容與收回手,“陛下,后妃們都在等著呢?!? “嬪妾解禁當天就去慈安宮謝恩,陛下那,嬪妾也謝過了?!惫难凵窆垂蠢p纏的拋向朱翊鈞。 “下次發懿旨前先想好吧?!崩钐笳f,“回去吧?!?

        王容與與朱翊鈞先進殿去,自有宮女去引導余下的后妃進殿,因著時間關系,王容與就沒換禮服,只把冠帽取下,簪了一支白鳳釵,通體雪白,雕工不俗,褪下脖子上帶的珠串,才起身往西暖閣走,走兩步后回身看著安坐著不動喝茶的朱翊鈞。 “起來吧?!蓖跞菖c說,“也不用謝我,你能解禁得謝陛下和太后娘娘?!? “有什么好擔心的。她訓她的,我到底不用見那些人,請安的時候,這明里暗里的話也不用聽。你知道請安里有一個昨夜承寵的,那話就酸的不行。高階嬪妃無人敢說,低階嬪妃總被擠兌,我就是解圍,每天說一樣的話我也煩,一日不說,還以為我縱容人擠兌的?!蓖跞菖c說,“只是之后幾天少不得還是要老實本分一點,一直戳太后的肺管子也不是什么好事?!?

        “奴奴真的半點對娘娘不敬的心,不然也不會心下惶恐到心神不寧的程度?!惫薜牟荒茏砸?,“陛下還如此想我,奴奴在陛下身邊伺候那么久,陛下還不知道奴奴不是大不敬的人嗎?!?

        “娘娘遭了太后娘娘的訓斥也不擔心?!睙o憂說,“今個兒可真把奴婢嚇死了?!? 十月初一,皇帝按例到坤寧宮的日子,依舊是后妃列在坤寧宮前等候,郭妃列在首位,一身絳紫衫兒,金絲髻上端的是珠光寶氣,在朱翊鈞下步輦時跪下行禮,口稱萬歲,等到陛下走在殿門前和皇后娘娘相對時,郭妃膝行出列,“陛下?!?

        “她做錯了事挨罰,怎么解禁了還要慶祝,難道說她犯錯犯的好?”朱翊鈞說,“郭妃仗著朕寵愛,行為多有驕縱,皇后該管教的時候不要手軟?!? 王容與與朱翊鈞先進殿去,自有宮女去引導余下的后妃進殿,因著時間關系,王容與就沒換禮服,只把冠帽取下,簪了一支白鳳釵,通體雪白,雕工不俗,褪下脖子上帶的珠串,才起身往西暖閣走,走兩步后回身看著安坐著不動喝茶的朱翊鈞。

        “你以后你是皇后有發懿旨的權利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?”李太后說,“什么事只憑你自己想定就可以發懿旨,如果現在哀家發懿旨說皇后的懿旨無效,今時此刻,你豈不是架在墻頭左右為難?!?/p>

        爆操小骚货啊爽
        <noframes id="115rt"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115rt">
        <address id="115r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15r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115rt">